张弥曼与《人物》记者书

栏目:爱情 来源:珠海房产之窗 时间:2019-07-24


岁末,著名的古生物学家、中科院院士张弥曼作为《人物》所评选的2018年年度人物接受了记者李斐然的采访。也是由于这次采访,记者感受到了科学和艺术在美感上的相通性,而古生物学研究中所拥有的纯粹与沉静也深深地打动了她。


按照惯例,我们要请每位年度人物讲讲她们的新年愿望。于是,记者和科学家给出了如下去信与回信。








张老师好!

 

很抱歉我花了一些时间学习古生物学的知识以及采访,之前见面时提过的给您的信因此耽搁了,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首先我非常希望能告诉您,能够因为采访的缘故更多了解古生物学的故事,真是太有趣了。对我来说,很多学科给人的感受是人的强大,人类拥有多么大的能力、可以达成如何的成就,但是这门学科的可贵之处在于,它让我感受到人的渺小——人类,和地球上现生的其他生物一样,每一个活下来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不止一位采访对象提到了科学和艺术在美感上的相通性,对此我也深有感触。我想分享给您在这次采访中我最喜欢的一段描写。这是朱敏老师描写自己的工作状态(我想您大约之前读到过,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再次分享一下)。这段话是:深夜,在显微镜下静静地观察云南的古鱼化石,四亿年的时空穿梭,肉鳍鱼在中国南方古海洋中畅游,同样闪耀着逼人的美丽蓝光,但不是在深海避难所中,而是在滨海,在海湾,因为它们是当时地球上最高等的动物。

 

此次来信有一件请求——在杂志稿件的最后,需要采访对象回答一个问题:对于即将到来的2019年,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答案可长可短,它会被登在稿件的最后部分。

 

我在之前的工作中,常常感受到科学传播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它让更多人能够感知到科学之美。我记得每次采访中的那种触动,在居里夫人实验室改造的博物馆,在巴斯研究所,在已经彻底变了样子的费米办公室,以及在罗马见到的后续研究学者,我觉得历史就活在这些地点,活在这些人身上,一种传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传承至今。


所以,我也非常敬佩您和古脊椎所的研究员,特别是工作中的纯粹。希望这份科学的纯粹可以传承下去,一点一点改变我们的生活。

 

祝您健康,愿在今后的日子里,发现的快乐也能继续陪伴着您。

 

斐然

2018年12月27日

 



 

斐然好!


如果让我讲真话,我希望2019年给我点安静的时间,把答应别人要做的事做完。


我的好朋友马瑾(注:中科院院士,构造物理与构造地质学家, 2018年8月12日去世,享年83岁)绝没想到她的生命会止于2018年,上次院士会上她还对我说,想申请一点基金来做工作,她自己开车,她的同事说她走路一溜儿小跑,每年三八节她都来接我去参加庆祝会,她走前一个星期还打电话给朱敏,关心我的情况。


上次你说,你知道郝柏林(注:中科院院士,理论物理、计算物理学家,2018年3月7日去世,享年84岁),我每次看到他,他都是背着背包,拖着箱子,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到各地去,我很羡慕他的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他自己绝没想到居然没能下CT机。


我的要求不高,只希望能把答应别人的事做完(不去说自己想做的事),把请别人做下去的事(也是别人感兴趣的事)交接得好一点。


2018年我什么都没做,十分惭愧,心里很不安。谢谢你能理解我。


顺祝新年,春节快乐!


弥曼

 

 

 张弥曼的学生为纪念她对杨氏鱼研究的突破性发现所画的漫画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