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米饭的故事

栏目:简历 来源:西南在线 时间:2019-11-07

★军魂铸就

风采再现★

二米饭的故事

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70年代末,20岁的我,穿上军装到遥远的东北辽中服役,一晃5年与二米饭打上了交道。什么是二米饭,在东北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问老百姓,有的回答是大米和苞米。大多人回答是,不知道,为啥?在东北可能就部队供应粮有高梁米、剩余高梁米被酒厂调走做酿酒之用。那么,地产苞米成了当地老百姓的生活主食,逢年过节,才按照人头每户卖给够包饺子的几斤白面粉。那么,部队特供高梁米与大米混合而煮的米饭(即二米饭),与我天天见,每天最少一餐或两餐,雷打不动。我的故事也就从此开始了。

训练和完成任务后,到开饭时间,我最怕吃二米饭,因为,高梁米脱壳后,子粒呈椭圆形,与大米汇合做米饭,行成这二米饭。因为,高梁米粒大,外表不很光滑,味道还有一种涩涩的味。

就这种涩味,对吃惯了细粮的南方人来说,喉咙咽不下去。尽管我们汽车连的伙食,大米与高梁米6:4配比,属全团,支队范围内,伙食很不错连队,但还是不想吃,但不吃,你就会饿肚子。要工作,要打球,要训练,怎么办,开饭时就是:碗中菜多,米少,两口菜一口饭,送下肚子。晚饭吃馒头时,留两个在房间,第二天中午偷偷吃,即是凉的也比二米饭好吃,有时周末,约几个老乡去站前饺子馆吃饺子。就这样坚持了几年,1982年10月,天赐良机大军南下深圳,我们这些南方兵才有幸不再吃二米饭,不再忍受北方寒冷的气候。

后来,到8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粮食市场放开,自由交易,取消了粮食供给制。东北老百姓才吃上了大米,面粉,大棚菜之类的蔬菜,生活也得到了很大改善。

五年兵役与二米饭有了情结。当时虽然有些口味不习惯,但二米饭的营养还是滋润了我们年轻的战士像阳光雨露禾苗一样茁壮成长。1992年秋天,与同事出差到吉林长春市,在大街上,到处问,打听那家饭店有高梁米饭, 结果就是找不见。

到深圳后,几十年就没吃过二米饭了, 有时候,还真想回到部队营房吃一口。


当年在部队吃够了的二米饭,如今却是一份难得的营养餐,高粱米作为小杂粮,市场价格不菲,二米饭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变迁。

                           00035部队 原修理排   靳宝财

                                   2019年1月8日于深圳

基 建 工 程 兵 风 采 网 

主编:山云野鹤

投稿:3409008560@qq.com

欢迎关注点评投稿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