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的话语:春节场域下送礼演绎模式的文化解读

栏目:简历 来源:中国青海网 时间:2020-01-20

春节是一个古老而重要的节日,送礼作为春节重要的一个环节,已经成为春节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年复一年不断地向世人传递着信息。春节期间的礼物交换有哪些类型,又传递着怎样的话语,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寻找答案。


摘要

礼物交换充斥于人们生活的始终,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并且,在春节这样一个超常规的时空中,它更成为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特殊社会现象。礼物运行在春节期间强化着村民的特殊权利义务时空。通过调查访谈,了解春节期间礼物交换的种种现象,对礼物的社会生命进行现象学归纳、符号学解读,试图从文化社会学的视角去剖析春节送礼的独特话语系统,并对春节送礼传统的现代化走向作了相关探索。


关键词

春节礼物流动现象学符号学文化社会学;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长期以来,礼物与礼物交换是文化人类学关注的中心话题之一,但以文化社会学为视角的研究却不多。中国是一个文化底蕴异常深厚的国家,节日文化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而春节是中国历史最悠久,至今最隆重、最盛行且与人们关系最为密切的节日。作为文化符号的春节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在春节错综复杂的符号中,如何理解农村社会中礼物交换的深层内质,春节期间笔者家乡村民之间的礼物运行为笔者提供了实实在在的研究对象。通过考察春节期间礼物的运行,理解中国本土情境下礼物运行的社会习惯和演绎模式,笔者希望运用相关理论视角回答和解释这一“社会事实”,以期充实现有的礼物文化研究。

 

一、礼物的社会生命:春节送礼的现象学


在中国,春节不仅是汉族第一大节日,也是中国39个民族及海外华人的共同节日。作为中国传统节日的典型代表,春节期间的民俗活动非常丰富,从腊月初八的“腊八节”、腊月二十三的“祭灶”、除夕守岁、初一拜年、初五破五,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的“元宵节”,其间的各种民俗活动都可称为春节的一部分。广义的春节包括腊八节直到元宵节,狭义的春节则仅指除夕和正月初一的节庆活动[1]。正是这种节庆活动,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文化场域与话语系统。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礼”是上下近7000年历史与文明的沉淀(1)。要理解中国农村村民的社会行为,就离不开中国乡土社会的独特场域。尽管如今现实社会发生了变迁,并生成了一些现代传统,但前辈学人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对传统社会“差序格局”的分析对当下的研究仍具有重要借鉴意义。“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像团体中的分子一般大家立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中国社会结构的基本特性了。我们儒家最考究的人伦,伦是什么呢?我的解释就是从自己推出去的和自己发生社会关系的那一群人里所发生的一轮轮波纹的差序。”[2]26礼物运行是何种类别的演绎,这与送礼人与收礼人之间的“差序格局”有关,即取决于与送礼人之间的关系基础的强弱程度。礼物的运行贯穿于整个春节期间。笔者归纳,礼物运行至少有以下三种类型。

 

()“寄情式”礼物的运行。


按照村民的习俗,除夕到元宵为“拜年”时间,即走访亲朋好友,互致问候,祝福彼此。互访拜年的形式,根据彼此的社会关系,大体上可分两种:

 

1. 物随礼至——走亲访友。


在这期间,拜访同辈的亲戚朋友占据大部分时间,来来往往礼物的运行几乎对等,彼此表达对新年的祝贺,是一种情意的寄托。一提酒,一包糕点,汤圆糍粑等就可以去亲朋好友家拜年。同样他们也会拿“价值相当”的礼物过来。送过去收回来,礼物几乎没有变化,双方心照不宣,心领神会。正是通过这样的走动以及礼物的运行,加深了双方的感情。套用当下一句话:送的不是礼物,是情意。

 

2. 厚礼薄物——礼性拜访。


一是给同事朋友拜年,登门拜访进门要先给长者拜年问好,平辈只需拱手一揖,寒暄几句就告辞,主人受拜,需择日回拜。二是对于乡里乡亲的邻居,平日没有时间拜访,这个时候,相互拜访,沟通感情,说声“恭喜发财”,也是礼到。

 

()“人情加事功”的礼物运行。


在社会转型日益加速的情景下,尤其是2005年以来,随着农村土地流转的全面展开,使得农村社会礼物运行关系发生了改变。农村社会人际关系网络也因村民各自需要重新构建自己的社会资本。在春节这样一个特殊时空下,礼物运行强化着村民的特殊权利义务时空。

 

村民对特殊的对象赶在春节送礼是因为平时欠下的人情。在传统社会,送礼物的初衷,不是为了收礼者将来的回礼,而是出于道德与礼的义务,或者是为了获得声望与搏取面子,得到社会认同。然而,送礼者的礼物馈赠行为,无形之中将自己放在了人情“债权人”的地位,同时也就将收礼者推上了人情“债务人”的地位。“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中国汉字“礼”不仅表示规范,而且也有馈赠的含义,送人情等于送礼,这就是中国人交换行为上“情”与“礼”的统一。

 

在这样一种情境下,收礼者承受着回礼的压力。接受了礼物,就是接受了“人情债务”,而“人情债务”是必须偿还的。俗话说“人情不抵债,头顶锅盖卖”。回礼便成为了受礼者抵消自身的“人情债务”的方式。

 

个案:WXZ


前几年,有邻居或亲戚出去打工,把土地托付于我,那个时候还要向国家缴税,税由他们出,我只是帮忙种着地,不让地荒了。从国家开始对耕地有补贴,我就把补贴给他们,顺便还给点农产品。虽然国家有补贴,但他们还是都出去打工,打工挣钱要多,这几年,我每年都会新进一些田,从原来自己的8.92亩到现在的接近20亩了。这些进的田都是邻居或者亲戚的。比如去年,我从大哥的亲家那进了2亩地,他全家都到城里去了,赶在过年前我就将补贴送过去,顺便还带了一点新鲜的糯米、花生和一只老母鸡,虽然不多,但是个意思,他们不种地,送点让他们尝尝新。话说回来,是因为关系好他才把地给我种的,你说不给也没关系,但是道理上说不过去,这样来来往往才有意思。

 

农村社会的礼物运行如前辈学人费孝通所描述的,“欠了别人的人情就得找一个机会加重一些去回个礼,加重一些就在使对方反欠了自己一笔人情。来来往往,维持着人和人之间的互助合作”[2]68,这种现象依然存在,因为农村土地流转很多都是基于私人关系,象征性地给点钱或者不给。流转方在将土地流转的时候就已经将土地看成了一份联系两者关系纽带的礼物。入转方则认为借用其土地就欠下了人情。这也体现了“情”与“礼”的统一,即“送人情”。因此在年末时,不管收成如何都会挑选出一部分质量上等的农产品表示感谢之情。

 

恰好,春节又是一个回赠礼物的绝好机会,不会因为时机不当,给别人一种还债的印象。村民认为,一个受尊敬的人应避免把礼物交换视为纯粹的还债,因此,自己回赠的礼物价值略高于自己前次收到的礼物。这种处理方式意味深长。正如阎云翔指出:“在中国的情境中,礼物不但是可以让渡的(alienable),而且必须是被让渡了的(alienated),回赠同样的礼物被认为是一种侮辱与拒绝的姿态。”[3]209

 

()“伦常常礼”的礼物运行。


这通常是指礼物的单向运行,具体有以下几种:

 

1.“烧亲香”。


除夕当天,夜幕还未降临,村里的成家男子就约好一起去当年有老人去世的家里悼念,俗称“烧亲香”。一般都是比较亲(同室同房)的几个人一起凑份子买好一点的鞭炮,“又好看又实惠”。被悼念的家庭会准备酒席供他们吃,以表谢意。随着市场经济的渗透,渐渐就不用准备酒席,只是给每一位到访者发一盒烟并准备一些瓜子糖果等备到访者食用。

 

在这个过程中双方注重的都是“人情”,被悼念家庭,他们的关注点在于“谁来参加了仪式”,而不在乎“你给我家老人买的鞭炮有多么好”,去悼念的则认为,这是一种“孝敬礼”,是不求回赠的。这样的送礼象征着年轻人对去世老人的尊敬与缅怀以及对老人家属的安慰。尽管大多数情况下农村社会的人们遵循着“互惠的交换原则”,但是,在这种特殊境况下,中国的文化为这种礼物单向运行提供了一种合理性的文化基础。忠孝节义历来被尊崇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美德。因此,对农村社会而言,对长辈的尊重,对逝者的缅怀和单向送礼被看成一种“社会事实”的正常现象,被人们广泛接受并效仿。

 

2.“孝敬礼”。


在“熟人社会”中对长辈送“孝敬礼”是很常见的一种“社会事实”。孝敬的礼物主要是高档烟酒或者保健品以及现金等。它是青年一辈向老一辈送的礼,不求回赠,象征着年轻人对老人的尊敬和感激。在这方面,礼物的单向运行以象征的方式再现了两代人的辈分差距,并且年龄和辈分的差异成为合理打破礼物对等交换的一种社会力量。村民对这种礼物的单向运行习以为常,而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3.“压岁钱”。


“即以钱系小儿身上,现在则是大人给小孩压岁钱。相传压岁钱来源于用彩钱穿缀铜钱置于床脚、枕边或饭锅、水缸、炕席、香炉底下的习俗,目的原是酬谢家内小神和辟邪,希望小辈长命。”[4]44给小孩压岁钱包含两种涵义,一种是嫡亲长辈给的,体现的是长辈对小孩的疼爱,是不含有回礼期待的;另外一种是除嫡亲之外的其他亲戚并且一般是有小孩的亲戚给的,他们给是为了获得,是建立在“理性计算”的基础上的。一般给别人家小孩多少压岁钱,自己的小孩就能够获得多少,基本上相差无几。

 

个案:WTP

 

过年了,到去世老人家拜访慰问一下是必要的,我们出去都代表者自己独立的一家一户,这种大的场合不去是不行的,道义上也是说不过去的。哪家没有老人呢,都会有这一天的,过去捧个场,主人会很感激,以后自己家老人过世了,他们也会过来。我们给老人和长辈送礼,一年也才一次,我们做晚辈的送礼表示一下,也是应该的,我们不指望他们回礼。给晚辈压岁钱是希望他们来年平平安安,学习步步高升。比如今年,我给大姐家2个小孩,一人50元压岁钱,她就给我儿子100,正好不赚不赔,呵呵,挺有意思的。

 

除上面三种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即“上坟”。原是指傍晚时分给祖坟烧纸钱,放鞭炮,俗称“上坟”[4]42。现在的“上坟”只是指“烧纸钱放鞭炮”这些行为,对“傍晚时分”时间的限制弱化了。初一大清早全村的人都给已故的人上坟。在本室本房的人相互串门,道恭喜,贺发财之后,家中的男户主就带上妻子儿女去给祖先上坟。上坟已经成为一种仪典。看上去是鞭炮、纸钱单向运行,供死去的人用,实际上是行动执行者内心的构建。他们在进行这项仪式的时候嘴里都会默默念叨“过年了,晚辈某某带着妻儿给您送钱来了,希望您保佑全家老少出入平安,事业有成……”。他们认为,死去的人在这一天可以收到自己烧给他们的东西,这可以说是一种信念。通过烧纸钱、放鞭炮这种物质的火化,以示对祖先的缅怀,寄托对亲人的思念,并祈求祖先对后世子孙的庇佑。大家看重的也不是给祖先纸钱的多少,而是一份心意,一份沉甸甸的孝心。

 

总体来说,中国农村春节期间的礼物馈赠在维持社会生活秩序和改造人际关系等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二、礼物的象征系统:春节送礼的符号学


礼物本身就有特定的涵义,其基础内涵是“礼”,表象形态是“物”。荀子说:“礼起于何也?: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必不穷乎物,物必不屈于欲,两者相持而长,是礼之所起也。故礼者养也……君子既得其养,又好其别。曷谓别?: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1)

 

在春节这个超时空的环境中,关系基础的不一样,成就礼物特殊的表达方式。礼物不仅在计量上有“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的传统内涵,在形质上也拥有丰富的象征意义,形成一系列的春节礼物的独特象征系统。

 

()礼物象征的符号化。


礼物本身作为一种符号,承载着实物和象征意义的双重含义。就像对于整个法兰西民族来讲,葡萄酒不仅仅是一种酒,牛排不仅仅是一种食品,它们更是法兰西民族的象征;同时它们也是法兰西特有的财富,葡萄酒是种图腾般的饮料,与荷兰母牛的奶或英国皇室讲究饮用的仪式的茶相当。在法国,葡萄酒与牛排都是一种基本元素,其民族性远远超过社会性,出现在饮食生活的所有环境之中(现今因美国人的牛排入侵,其无所不在的范围确实遭到了限制)[5]

 

在中国也是如此,人们选用的礼物不但具有使用性质,更重要的,是这种礼物代表着一定的符号意义,传递着某种祝福,表达着某种希望,这种象征性大大增强了礼物的分量,也赋予了其强大的生命力,从而长久地贯穿在人们的生活中,出现在人们节日传情达意的场域中。春节期间的礼物运行包含祭祀祖先的和送给亲戚朋友两个方面。

 

实物系统——祭祀祖先的礼物是在堂屋里摆放神龛的地方摆上一个猪头、猪尾和一条鱼,还要用红纸包着,旁边还点着红色大蜡烛。从除夕一直摆放到正月十五。送给亲戚朋友的礼物多为:,汤圆、糍粑和糕点、压岁钱等。

 

形象系统——猪头猪尾象征这一年有一个好的结尾,来年也有一个好的开头,形式上也构成一个整体,和谐统一,循环往复。鱼则表示年年有余。红色表示喜庆,大蜡烛时间可以烧得长久,希望这样红红火火的生活可以长久。这些都表达了村民喜庆丰收,并对来年以及今后丰收以及美好生活的期冀。

 

送给亲戚朋友的酒,谐音久,暗含彼此感情长长久久之意;汤圆,即团圆;糍粑(圆形),即圆满吉祥;糕点,有方有圆,预祝对方诸事,方方圆圆,圆圆满满;压岁钱又要用红色的纸包起来,简称“红包”,红色是喜事的象征,包含长辈对晚辈快乐健康成长的美好期望。这些礼物都流露了村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标识系统——不同身份的人相互送礼也是有讲究的,从送的礼物可以看出他们各自的身份。如,晚辈给长辈送的礼物必须有酒,希望长辈长命百岁;长辈给晚辈回礼就不会送酒,代之以汤圆、糍粑、糕点等,希望晚辈的生活圆圆满满。另外,压岁钱必须是长辈给晚辈的,表达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希望其健康成长。

 

()权利义务的符号化。


春节送礼是建立在情感关系基础上的,从表面上看来体现了礼尚往来的人之常情,从内质上看,春节营造了一个权利义务空间,提供了一个用于表达行使权利、履行义务的平台。

 

1. 普遍化符号。


意大利史学家克罗齐有一个著名的论断:“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6]。历史以文化的形式活在当代,广泛而深刻地影响着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支配着每一个社会成员的文化价值判断以及心理和行为取向。在中国漫长悠久的封建等级社会发展中,长期的生活实践形成了相配套的文化,使得礼物运行不平等的现象合法化。其中,等级秩序文化尤为突出,它支配着人们的行动,并打下深深的烙印,成为中国人的集体记忆。礼物的运行就是一个例子,不论三六九等,长幼有序,既有了等级,就各归其位。

 

上文提到的收礼者的“人情债务”及所处的不利地位被中国文化的主导观念平衡过来。中国文化中对辈分和角色差异的强调为礼物的单向运行提供了一种合理的文化解释。作为颂扬忠孝的一个结果,父母长者的位置本身,就确保了受到晚辈的尊重和服从的特权;作为爱幼的一个结果,小孩的身份也保证了获得压岁钱的机会。这一切使得行使春节的权利义务成为普遍现象。

 

2. 特殊化符号。


春节礼物不同于平常的人情消费,更具有其特殊性,表现在特殊的形式与特殊的关系上。(1)特殊的形式。无论是在传统还是现代农村社会,村民的礼物交换一直都是以实物形式为主,但是随着时代变迁,礼物自身也在不断变化。以前是用地里的农产品作为礼物进行,后来开始送购买的商品如酒和糕点等。这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农村社会注重的是人情,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