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烧掉”一套房子首付!你在孩子教育上花了多少钱?

栏目:简历 来源:魅力中国行 时间:2019-07-30













最近支付宝开始流行“年度晒账单”活动,

对于有娃家庭来讲,

在年度账单的各类支出中,

孩子的教育支出占比绝对少不了。


又到一年寒假时,

对于不少孩子来说,

假期已经变成了“第三学期”。

对于家长而言,

寒假意味着

新一轮补习班“烧钱”的开始!


这个寒假,

你在孩子的教育上花了多少钱?


近日,记者采访了济南不同区域内的多位家长。

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各种辅导班和兴趣班就成为了孩子的“第二课堂”: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段期间主要是以各类兴趣班为主;小学高年级段和初高中阶段以文化课辅导班为主。就算是孩子没有开始上幼儿园,各类“早教班”收费也是动辄过万。


零零碎碎算下来,

几乎都是“三万起步,上不封顶!”


此外,除了补习班外,寒暑假的“研学游”也成为花费的大头,近年来兴起的“海外高校研学游”,动辄收费过3万,有家长坦言:


“三个月工资撑不起孩子的一个假期”。

国内最大的家长社区家长帮通过取样调查,于2016年3月发布《2016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显示38.6%的家庭每年家庭教育产品支出大于6000元,其中一线城市的家庭平均月教育产品支出大于1000元的比例为32.8%;新浪教育发布的《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中国家庭非常舍得在教育上花钱,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支出的50%以上,接近9成孩子上过辅导班。

 

在拿回了一份全“A”的素质发展情况报告单(期末考试情况单)后,5年级的芃芃也迎来了妈妈给她准备的“寒假大礼包”:奥数、小提琴、舞蹈、主持人、英语辅导班以及为期一周的全封闭式综合提高班。


周二考完试,周三进培训班。对于这样一份“大礼包”,芃芃早已经见怪不怪。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反正大家都在上啊!”


芃芃告诉记者,自己上的辅导班不算多的,班里有同学一个寒假要上10门课,比平时上学的时候都忙。


相对于孩子对课程的钝感,家长对于各类培训班的痛感更为强烈:每一门课外培训的背后,都是一张不菲的账单。

“具体的花费没仔细算过,算了也得上啊。”


芃芃的妈妈赵磊告诉记者,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来讲,“技多不压身”,目前报名的这些课程已经是精简之后的“必备课”。

“奥数、小提琴、舞蹈、主持人、英语这些课程都是平时也在上的课。小提琴和英语课比较贵,我记得小提琴一年是1万5,英语是一万三,舞蹈班一年5000多,奥数是大班,一年4000多。


主持人课是下半年报的,大约9000多。寒假报名的提高班一周998元。刚给充值了线上的外教课,是3000元。”


赵磊回忆着自己给孩子报名的课程,

“暑假的时候也报了提高班,大约2000多。”


总算下来,一年在课外教育上的花费要5万以上。


赵磊告诉记者,之前芃芃还曾经报过“绘画班”、“编程班”、“机器人班”、“钢琴班”等各种班,后来孩子不愿意上,效果不好都停掉了。赵磊和很多家长一样,都是本着“广撒网、重培养”的学习模式,在经过前期的筛选和观察后,确定了现在芃芃所学的培训科目。


对于很多家长来说,

对于孩子的天分的挖掘,

都是“宁可错报,不能耽搁”,

生怕孩子会因此落后一步。

这种对于教育的焦虑,

不仅在家长之间传递,也在孩子中间传染。


原本芃芃没有报名小提琴,对于小提琴表现出的兴致也一般,但是有一次六一汇演看到好朋友的小提琴表演后,芃芃回家主动要求要学习小提琴。虽然学琴、买琴都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但是赵磊还是第一时间就带着孩子报名并购买了一把价值5000多元的专业小提琴,理由是“不能练坏了孩子的耳朵”。

“我一个月的工资到手7000多,孩子爸爸收入高一些,大约能有一万。再加上有点租金收入,我们一个月大约收入两万左右。收入还行,花得也多,一个孩子就受不了了。”


赵磊说,家里老人曾多次催促给芃芃“添个弟弟或妹妹”,但是自己跟老公商量着坚决不要二娃。

“再到暑假孩子要研学,这是早就答应她的,学校里组织的出国研学一次就三四万。”


赵磊说:

“一个能养好就很好了,再来一个怕是得卖房了。



相对于赵磊家庭基本收支平衡,徐菲(化名)对于孩子的补习班费用觉得“苦不堪言”,然而又无法放手。


徐菲今年37岁,

虽然早就过了而立之年,

但是面对着孩子高昂的课外辅导费用,

徐菲只好让已年过七旬的父母

来帮自己承担。


徐菲的老公虽然是老济南人,但是作为工人家庭出身的基层公务员,一个月到手的工资6000左右;徐菲是一家国企的合同制员工,做办公室接待工作,一个月的收入只有3000多元。

“去年东凑西借了首付刚换了改善房,一个月的房贷要4000多,现在真是觉得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徐菲说,孩子上三年级之前,一直信奉“快乐教育”,不报辅导班只学机器人、跆拳道、钢琴等相对轻松的特长。孩子的成绩在班里也不差。


但孩子上了三年级以后,成绩从班里10多名一直滑到20名开外。看着班里很多成绩名列前茅的孩子周末也都在上辅导班,徐菲开始着急了。


一口气给孩子加报了英语班、作文班等多个培训班,如今孩子上4年级,依然在学习的有钢琴班、跆拳道班、英语班、机器人班、书法班、阅读班,这些课程孩子表现的都比较能接受,可能因为费用昂贵就让孩子中途停下,各种班的费用加起来一年要近4万。


“我一年的收入也就是4万块钱,正好够他报辅导班的。我公公婆婆基本不管我们,光靠我老公那点工资什么都干不了,我们今年都没舍得出去玩,就回了我老家烟台一趟,算是带着孩子出门了。”


徐菲说,孩子报班的花费是目前家庭最大的支出。


在这一笔笔报班支出中,

家庭的生活水平一直在下降。

以前自己买东西从来不看价格,

但是现在逛超市都舍不得买土鸡蛋。


对于曾经“活得精致”的徐菲来说,随着孩子教育支出越来越多,购买化妆品和添置衣服都不再是随心所欲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