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戒不掉的螺蛳粉(上)

栏目:科技 来源:卓众汽车网 时间:2019-10-17


南宁,戒不掉的螺蛳粉(上)

ONE

李八月总是下午一放学,就坐在零星家的阳台上,对着天空发呆,看日落,看黄昏,看星星一盏盏亮起来。

她几乎每天都在这里安坐几个小时,她喜欢南宁天空的干净,她坐在这里,是为了零星。

等零星回来,李八月问他:“零星呀,你是天上的哪一颗星?”

忙了半晚上的零星自然没心思理会她的闲情雅致,只淡着语气问:“今天作业多吗?”

作业对李八月来说,并没有多和少的区别,她会写就写,不会写就拉倒。她每日的作业本都有些题空着,而零星不管多晚也要认真地把所有题写完。

李八月时常一看天空就忘了吃晚饭。零家的螺蛳粉店打烊前,零星会留好两碗螺蛳粉,一人一碗。

李八月不喜欢螺蛳粉的味道,一开始很抗拒,但如今她也会忍耐着把它吃下去。其实吃起来味道还不错,只是她很怕身上沾染到那气味。

“零星,你会不会觉得很辛苦?”李八月小心翼翼地压低了声音,生怕惊扰了他心底的波澜。

这也是她终究忍耐着吃下螺蛳粉的原因,她不能给他更多失落。

零星愣了一下,才答:“怎么会。”说不上积极,也没有消极,他总是这样淡。

零星的妈妈难产,刚生下他就撒手而去,他爸爸作为警察,又在几年前殉职,只剩下他和奶奶,生活来源全靠经营这家螺蛳粉店。奶奶上了年纪,腰不好,不能久站,于是零星就扛起了家里的担子,利用下学后的时间卖螺蛳粉。

李八月知道,自己应该去店里帮他,而不是坐在高高的阳台上对着天空发呆。但她实在怕那气味,一旦沾上,喷再多花露水也掩盖不了。

吃完,李八月擦了嘴,问零星:“快要高三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她是想知道他想去哪里,结果他却答:“去哪儿都行,都带着奶奶。”

李八月的心不禁沉了一下,奶奶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我想去上海!”她眼里闪着光。

这很符合李八月一贯的风格。她比同龄的女孩更有追求一些,会攒很久的钱买一个比较贵的钱包,也会在周末涂正红口红把自己打扮成女郎。不过,零星一点也不觉得她化妆好看,稚气的脸和艳丽的妆,不搭。

其实,零星心里明白,李八月向往上海,还是因为她的同桌陆于江。上周末她去了陆于江的生日派对,才发现在班里一向低调的陆于江居然是个阔少,老家在上海。

从那以后,李八月就把这里叫小南宁。其实,有很多本地人也讲小南宁,大家这样讲,是喜爱这里的安逸,但李八月这样讲时,是真的嫌南宁小。

与小南宁相对的,自然是大上海。

“零星,你看!”李八月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黑丝绒的小礼盒,十分精致,里面是一只口红,“陆于江送我的,他说口红一定要用最好的,否则可能有毒。”

这只口红的价格,零星得帮奶奶卖半个月螺蛳粉才赚得到,但对于陆于江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李八月说陆于江送她礼物,是为她高三加油打气,但在零星看来,理由只是随便找的由头。他也不是嫉妒或什么,他只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就像李八月涂上它以后的样子,总是哪里不配。

南宁,戒不掉的螺蛳粉(上)

TWO

后来李八月真的去了上海,即使她的成绩可以去一所其他城市的211大学,她也还是选择了上海的一所普通大学。

零星试图劝她,但他从一开始就有预感,这是徒劳的。毕竟李八月连她的父母都说服了,她说上海是一座国际化的商贸城市,机遇更多。

李八月临走之前,零星请她吃了顿饭。他早就想带她去吃东西了,只是他和奶奶的生活拮据,他实在没办法带她去吃她想去的西餐店。他选择了南宁最好的牛排店,这里的人均消费够他和奶奶一周的生活费,李八月却笑着对他说:“这里上次陆于江带我来过。”零星的热情忽然就冷了一半。

还没等大学开学,李八月就成了陆于江的女朋友。高中刚毕业的年纪,稚气未脱,却不会再被说成是早恋。陆于江成天带着她到处玩,李八月自己都说,这才是青春该有的样子。

然后,她为零星惋惜:“你真的打算一辈子待在这小南宁?”零星最终选择了南宁的学校,为了照顾奶奶。

零星说:“不然呢,你也总要回家的。”

李八月撇了撇嘴:“我才不打算回来呢!”

零星沉默许久,说:“那我会去上海看你的。”

其实零星很想告诉她,他可以确信自己比那个陆于江更喜欢她。可是他该拿什么和陆于江比呢,每一件事他都很努力,但好像也没有什么用。

他只是淡淡地向李八月承诺:“等你回来了,我做螺蛳粉给你吃。”

在李八月看来,零星怎么就是不明白,她非常讨厌螺蛳粉的气味。因为这句话,李八月到了上海以后,有好几个月没给零星打电话,她像是在赌气,要与南宁的一切断绝联系。

她很适应上海的一切,她觉得自己就该生在这样的大都市。陆于江也对她很好,吃穿用度方面,她都是她们寝室里最好的女生。直到有一天,她听说舍友其实都不喜欢她,背地里说,如果没有陆于江这个男朋友,她就是个乡下女。

那一刻,李八月所有虚假的自信心轰然崩塌。她怎么也忘不掉自己来自南宁,甚至每次路过螺蛳粉的店铺,她都忍不住回头望两眼,她更忘不掉她在南宁还有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

她拨通了零星的电话,寒暄过后,有意无意地问了他一句:“零星,我是不是很土啊?”

那边的男孩愣了半天,才说:“怎么会,你是南宁最好看的姑娘。”这句话显然是夸张,让李八月忍不住笑起来。

后来她一遇见不顺心的事,就会打电话给零星。他是她最信任的人,她在他面前没有什么好伪装的。这期间零星一直在等李八月,他说过等她回南宁,要做螺蛳粉给她吃。

一年后的假期,李八月迫于父母的要求,终于不得不回来看看。零星按承诺端给她一碗螺蛳粉时,她下意识捂了捂鼻子。

就在那个瞬间,零星好像不再喜欢李八月了,或者说,他终于明白,她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李八月了。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9年04月下半月刊

原标题|南宁,戒不掉的螺蛳粉

作者|发条橙

图|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