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企图用科学解释种族和基因问题,但我失败了

栏目:科技 来源:京华网 时间:2019-11-06

这是一个让我没睡好的事情。

因为发现DNA的双螺旋得过诺贝尔奖的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最近因为一些让科学工作者错愕的言论——在一个记录片(American Masters: Decoding Watson)中公开宣称“黑人和白人智商的区别在于基因缺陷”,而被供职的冷泉港(Cold Spring Labor Laboratory)撤销了名誉头衔。


冷泉港的原话是这样:

“……reprehensible, unsupported by science, and in no way represent the views of [the lab].”

(应受谴责的,不受科学支持的,不代表实验室立场的。)


然而沃森此番言论传到中国,却让相当一部分人(可能还真的是大多数)欢欣鼓舞:沃森说了大实话!看啊他们那帮“政治正确”的人!


科普博主们于是开始忙活了。(可能也是白忙活。)



@李子李子短信


1

“到了真正的「智力」层面,就成为了一个极其复杂的作用体系。”


科普的目的在于说服。一开始,我试图在微博上说服这些抱持着简单的刻板印象的人。当然,也经历了各种程度的“无法对话”——非洲落后不发达,为什么不能说他们天生智商不行?


于是我发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科普——为了防止落入政治口号中,我决定拿科学给这个问题给一层解释。


且不说到底人群智商高低对文明发展程度的影响(影响其实很小,起码比资源和环境小),如果单说测出来的「智商」数字高低,这是受先天条件和后天环境同时影响的。大凉山的小孩子若是测智商,肯定没法跟北京的比,当中营养条件、教育方式等影响更多;而且测量智商的量表并非在各个文化之间存有相同的功效(这一点微博博主@咱说 和微信的「大象公会」上都有比较详尽的解释)。


即使只看基因本身,目前的科学并不能得出「X族比X族先天智力低」的结论。智力当然有基因差异,但绝对不是一个或者几个基因在控制。认知能力相关的基因有许多,其中有多少能够决定一个人是否聪明,是十分复杂的——智力「并非整齐地封装在 DNA 里」。一些先天条件,比如能否喝酒(乙醛脱氢酶活性)和咖啡耐受,只受一个基因控制,能够容易地在人群中间做出区别;然而智商这个事儿,没法这么简单地定论。


现在有一部分研究,将影响大脑细胞和突触发育的基因独立出来,或者左右空间认知能力、记忆力的几个或者一套基因独立出来分析先天影响;但是大脑深层运作依然是黑箱(人脑实在太复杂了)。到了真正的「智力」层面,就成为了一个极其复杂的作用体系。比如,你拿一个人群A和一个人群B,硬要说A比B在空间推理能力上好那么一丢丢,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从空间推理能力到空间想象能力复杂一个维度,从空间想象能力到立体几何演算,又复杂一个维度,再来才是数学成绩或者认路能力,这点遗传差异已经解释不了太大问题了。


2

“当你要说明「我们汉人就是智商高」,那么第一步「汉人是谁」这个问题就够你喝一壶。”


而更棘手的是种族的定义。正是因为基因科学的发展,我们对于「种族」的认知已经过时了,科学并不支持现有基于肤色的种族划分(就像鲨鱼和鲸鱼不是一个类群一样)。要知道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几十万年前从非洲一波接一波走出来的。非洲是人类DNA多样性最高的地域(毕竟发源地),一个东非马赛人和一个南非科萨人的差异,比一个东非马赛人和法国马赛人的差异还要大,除了他们看起来都挺黑的。小时候课本上把人类分成三个人种的说法,早就是上个世纪初的老皇历了。用一个“黑框”去装这么多不同的人,并不科学。


现在,我们能够绘制出全人类的基因迁徙图(比如携带某个基因的人群由密至疏分布,这个做分子人类学的在做),并基于此研究人群之间的差异。但最大的问题也在于这是一个非常连续的谱系,远比把人类划分成几个种族要复杂。


所以,如果你硬要把种族、基因和智商这三种根本互相无法解释的事情放在一起,那你要做的事情就多了去了。当你要说明「我们汉人就是智商高」,那么第一步「汉人是谁」这个问题就够你喝一壶。就算你定义出「携带X基因的是汉人,他们确实智商高」,那么还需要解决所谓「汉人基因」和认知能力的基因的联系。目前的科学还不能给出类似的结论。


科学的部分就是这样——我以为我已经解释得够清楚了。


3

“如果一个研究者真的「抛开政治因素」,他绝对不会去测量「种族差异」”


但是,让人听进解释这件事,远远比当初想象的要棘手。抛开各类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类似于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不肯承认黑人是劣等种族,你看黑人又穷又懒犯罪率又高,不是智商低是什么——不好意思你根本不具备理解相关和因果的能力),要「抹平」科学上的「种族差异」,是一件非常反直觉的事情。


最常见的质疑就是,「现在科学没有发现差异,不代表差异不存在,而科学能否排除政治因素去测量这些差异?」


问题在于:如果一个研究者真的「抛开政治因素」,他绝对不会去测量「种族差异」。因为种族本身就是政治和文化的建构。而涉及到「种族」的研究,一定是掺杂了政治因素的。这种具有敏感的社会性的概念(从某种程度上讲「智商」也算),根本没办法用「纯科学」(在这里指基因科学)解释,因为它们本来就是社会问题。


科学最多只能提供有限的佐证去「排除」一些并不正确的联系(比如种族概念的不科学、认知基因的复杂等等),却无法防止刻板印象的产生,以及拿着科学结果进行「诠释」的倾向。



毫无疑问,种族/族群之间的差距,作为社会问题是客观存在的,大到经济、教育、文明发展水平,细到体质、认知能力的差异,都可以通过量化手段来衡量。然而差距有了,我们拿它来干啥?一方面,现有的所有手段难以将问题落到「纯」心智层面——或者说,reduce 到纯心智层面,对于解决社会问题(教育程度、经济发展程度、犯罪等等)的用处不大。这些社会问题大量地受经济、环境和文化影响,比起对着基因玩味人群差异,我们有更好的工具——技术、教育和经济,它们的影响远远大于所谓的「聪明基因」。犯罪问题就用国家机器解决犯罪,经济落后就想办法制造机会、扭转社群文化等等。这根本不是政治正确,这是科学正确和经济正确。


另一方面,纯心智层面的所谓「政治不正确」的结论为什么危险?不管你怎样去塑造科学客观的神圣性,作为人来研究、会对人产生现实影响的智力活动,科学也有它的社会位置,也就是 STS/科学哲学学者唐娜·哈拉维(Donna Haraway)提出的 situated knowledge。对于族群天性和禀赋的研究,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历史教训的影响;颅相、优生学、纳粹等等把智人划分为三六九等的历史,曾经也是「科学」,并得到相当多科学家的背书。


科学能够不断修正自己,但是错误的影响会是灾难性的。一个科学家在打算研究种族间的智力基因差别的时候,一定会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种族主义者。他们对用一切科学依据和手段排斥异己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将一切科学研究用作自己的令箭。对于国内一辈子都没有遇见过一个黑人的人而言,对于黑人的刻板印象看起来的确没有直接的害处。然而西方科学的研究所在的社会位置,以及科学强大的影响力,几乎让政治无涉变得不可能。因此,我们在论证一个群体的先天禀赋上,特别是关系到智力、道德、创造力等与人类文明息息相关的素质上,科学的谨慎不无道理。


4

“或许不再是政治「影响」科学,而是科学通过各种手段重新定义政治——教育机构如何设计,资源如何分配等等。”


那么,政治既然在这里,当今的科学「敢不敢」研究人群间的心智差异?我个人认为是「敢」的,而且也一定「会」。


将来的趋势一定是针对越加特定的人群,研究越加特定的问题,并给出特定的答案。对于人类早期心智的发展的研究,离不开对于智力和认知能力的分析;而研究人类的心智的差异,研究各类环境影响如何改变基因表现,乃至特定人群的疾病易感,等等,都非常重要。


然而这里的人群,不再是我们理解的「种族」,甚至和「x国人」「x地人」也没有关系。科学会不断推动人们对于社会现象的认知,包括我们的基因如何解释,我们的先天禀赋和后天环境如何相互作用,如何提升人类的心智能力、填平心智差异等等。或许不再是政治「影响」科学,而是科学通过各种手段重新定义政治——教育机构如何设计,资源如何分配等等,需要科学研究的辅佐。


至少,这些关于心智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某些人拿着「科学研究结果」去印象流地洋洋自得「你看我们x人就是比y人进化得好」。科学在发展,技术在进步,人性也如此,大屠杀、集中营和「黄祸」的历史,早也应该翻篇了。


但是这个过程,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艰难而已。



后记:我很累了,实在是承受不起无法充分理解内容的人的抬杠。不过我微信也没多少粉,可能发了这么一篇还会掉粉(狗头),但是我觉得把我想说的传递给听得懂的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如果你也是 STS 学者,欢迎联系我。我说的这些东西肯定有一些水平有限(毕竟学习中),需要一起探讨。


PS,配图是一个叫 Angélica Dass 的艺术家,用潘通色卡记录了400多张人脸,形成一个叫 Humanae 的系列,表达的是人类的多样性,我很喜欢。来源 http://humanae.tumblr.com,非商用许可。



「李子的人间博物馆」

关注科学、技术、物品、社会与人

佐治亚理工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 PhD 在读

果壳特邀主笔

微信 museumofus

微博@李子李子短信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