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丨昨夜星辰昨夜风,因之寄微慕

栏目:利用 来源:德阳热线 时间:2019-04-03



那美好的仗我已打完了,当行的路我已行尽了,应守的道我也已守住了。

——《圣经》


从浓重的火药味中踏进漫天的星光里,姬子微微叹了口气,摸出纱布熟练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她的眼睛被那些机甲迸射出的缭乱光线伤了,此时勉强撑过来,仿佛就在身侧的星辰,也模糊成一团团缭乱的光影。

“这个升降机可能要很久,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们暂时安全了。”

特斯拉擦了擦手心的冷汗,故作轻松的说。

姬子没有说话——并不是不想理会,只是喉咙里干燥的像是在冒火,火药爆炸后的呛人气息似乎还停留在鼻腔里。一场大战后的疲惫总是让她想瘫软在自己温暖的床上,最好还有酒精来洗清那些鲜血和火焰的味道。

可惜,她的床还留在遥远的极东支部里,而她面临的战斗,也远没有结束。毕竟那虚空的女王占了琪亚娜的躯壳,用沾染鲜血的长矛,为自己献上祭礼——而作为祭礼的她们拼死战斗,也无非是为了那个听起来可笑的理由。

“你有酒吗?”

听到姬子沙哑的声音时,特斯拉顿了顿,没好气的说:“我所有的存货都在我的爱茵二号那里,你让我去哪拿?”

“爱茵……二号?”

“就是我的泰坦。”特斯拉头都不回,“你知道我当初为了调出那个符合我幻想的可爱粉色,毁了多少材料吗?然后爱茵非要说一大部分材料是她提供的,她必须要署名,气的我就叫了这个。”

姬子默默的回想了一下那只会(T ^ T)和(>-<),偶尔还会嘤嘤嘤的粉色泰坦,实在没觉得它哪里可爱。终于打开话匣子的特斯拉还在絮絮叨叨:“我真是后悔死了为什么是我出来,爱茵留在战舰上,害得我被那个女人羞辱,还要跟着你遍地乱跑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恶狠狠的瞪了姬子一眼:“都怪你问我有没有酒!我也想喝了!”

姬子:“……”

升降机缓慢的上升,星光渐渐近了,在漆黑的夜幕里灿烂而明亮。姬子靠在玻璃壁上,模糊的视线里特斯拉的红头发像是跳动的火焰,大量的失血让她面色苍白手脚发凉,而那个一直在耳边念叨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她闭上眼睛,像是坠入了漆黑而又安静的隧道里。



……啊,那个可笑的理由,让她们拼死战斗的理由。

德丽莎她们应该已经直面律者了吧?她还没有见过琪亚娜律者化的样子,不过只是在想象里,那个往日里笑容灿烂的少女变得阴郁而冰冷,赤金的瞳子满是复仇和病态的怨恨,就会让她的心抽痛着疼起来。

她从来都是一个心太软的人。

姬子想。

如果不是心太软的话,她又怎么会被白发的修女从天命总部诱拐出来,远赴极东之地,被那群花季少女围绕着,一个个在德丽莎的保护下不知人间疾苦,连死亡都不曾面对过。

可在她们天真笑容的背后,哪次不是德丽莎和她抗下了危险的任务,带着一身伤痕回到宿舍,为彼此包扎伤口,靠在窗边看着吵吵闹闹的学生们微笑。

可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个月前,一切还平和而安宁,崩坏的阴云还没有笼罩在圣芙蕾雅的上空,她们还在吃着芽衣下厨做的饭菜,布洛妮娅打着游戏,而琪亚娜缠着芽衣要吃鸡腿……她们的笑容明亮而又干净,连带着回忆都那样温柔。那个时候甚至连她都会暂时遗忘自己残破不堪的身体,遗忘鲜血与战斗的味道,只渴望这时光再久一点,再长一点。

可那些美好的记忆转瞬间就被撕破,渗出鲜红的血来。曾经相爱的少女们生离死别,熟识之人已成陌路,被迫提刀相见。她们明明还未曾经历过什么,就已踏上崩坏的战场,用鲜血撕碎爪牙,用身体对抗崩坏,伤痕累累,至死方休。

她不敢想象,若是她们能活着战胜这一场崩坏,圣芙蕾雅学园又能剩下几人?那些少女们突然经历同伴的死亡,终于见到了被她们拼命遮掩的崩坏的残酷,亲自踏上战场感受鲜血喷涌而出手脚发凉的绝望……

即使活了下来,那些笑容,也再也看不到了吧。

就像现在的她一样。


……啊,对,还有琪亚娜。

如果那个孩子真的醒了过来,她又该如何面对这个因她而支离破碎的世界?如何面对她手上沾染的鲜血?就算她们能容下她,可这个世界,又有谁肯放这个孩子一条生路?

原来结局,早就注定了吗?

注定他们要生离死别,无论最后的走向是什么,总有人远走他乡,或者坠入死亡,从此再也不能相见。那些大家在一起的回忆也只能在岁月里逐渐模糊成泛黄的照片,连带着隐晦的情感与期待,都磨碎成点点的星尘,飘散在空气里。

或许她早该意识到,在崩坏面前,所有的情感与留恋都只能被撕碎,唯一能做的,不过是挥舞着武器战斗,直至最后一刻,也不能后退一步。就像她寻不见遗骸的老师,墓里葬的不过是一把伤痕累累的大剑,剑刃已如锯齿,鲜血渗进了纹路里,顽固的留下那人最后的痕迹。

或许她的结局,也不过如此。



只可惜,若她走了,德丽莎就又是一个人了。

她总是没办法忘记,在废墟里,白发的修女站在星光下,金色的锁链在身侧飞舞,带着锋利的尖刺与杀意。修女提着十字架对她伸出手来,眼里像是有星辰明亮:

“要不要来当女武神?提起你的大剑,那是你唯一复仇的机会。”

而她握住了那只手,就像达成了一生的契约。

从此那修女护着她,当她因为年龄太大而被拒绝,因为天赋不好而被嘲笑,被派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时,都有白发的女孩跳出来,提着犹大逼问那些人:

“你们凭什么欺负她?她是我的人你们知道吗?”

而面对主教最宠爱的孙女,那群人的嘴脸的变化总是快的叫人吃惊。看着他们狼狈的退走后,德丽莎得意的掐着腰问她:“我是不是很厉害?”

每次看到这样的德丽莎,她总是想笑。她每次都想告诉德丽莎,不用这么担心她,无论面对什么她都会坚持下去……可这些话都在她看到少女得意的神气时转了个弯落回肚子里,姬子笑眯眯的揉乱了少女的头发,夸她:“德丽莎真的很厉害,要是没有你我可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群人。”

“谢谢你啦。”她真诚的说着。

可德丽莎也总是在这个时候脸“噌”的一下红了起来,然后仓促的逃走,留下一句:“你你你你你给我榨好苦瓜汁就好啦!”

而她站在原地默默感叹:“真是可爱。”



有一天夜里德丽莎来寻她,多半是喝醉了,断断续续的给她讲塞西莉娅的故事,一边讲一边哭的打嗝,连她喂的苦瓜汁都吐了出来。

于是姬子只能抱着德丽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哄她。那些奥托的实验,那些人造人的迷茫,那些第二次崩坏时的血与火,还有火光坠落在巴比伦塔时长久的黑暗,寂静的爆炸过后,一切尸骨无存。

最后那小小的一团抬起头来,眼底的湿润看的她心都化了:“姬子,我想要离开天命建一个新的学园,让那些孩子们学会珍惜自己的生命……”

她听见德丽莎问:“你要不要,同我一起?”

她毫不犹豫的回答:“好。”

不出意料的,眼前的人猛地抱住她的脖子,眼睛里闪闪发光:“我就知道姬子最好了!”像是放下了什么心事,她带着满身酒气滑下去,瘫软在温暖的火炉前,还在小声嘀咕了句:“让我再看一会吼姆漫画嘛……”

姬子无奈的笑了笑,拿来毯子把德丽莎裹成一个寿司卷,轻轻的放在床上。火光映在少女熟睡的脸上,她翻了个身,发出舒服的呢喃。

“你明知道的,你说什么,我都会陪你去。”

姬子靠在床边,轻声说。而床上的少女睡的安详,于是那夜里涌动的情绪也只能化成暗潮埋在心里,只有星辰知道。



所以当姬子逆着人群走出休伯利安,去迎接自己既定的命运时,却也只觉那还在床上沉睡的少女,沉甸甸的压在心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这身装甲几乎压榨了她所有的力量,勉力支撑着操控火焰,或许也不过能与那律者搏上一时半刻。

而代价,不过是她的生命罢了。

她轻轻的笑了笑,若是在这个死局里,总要有人献出生命,用鲜血去唤醒沉睡的琪亚娜,那干脆就让她来吧。反正她也活不过多久,最后一战能拼了全力同律者战个旗鼓相当,最后让烈火焚尽身躯,结束自己疲惫不堪的一生。……总归,不会让德丽莎再失去想要拥有的一切,除了她之外。

居然也不错。

虽然经过了紧急的治疗,但她眼前的光景仍然有些模糊,只隐约看到那个红头发的话唠靠在舱壁上,气急败坏的说着什么。

“你是要去送死吗?你手里的血清明明可以挽救你的性命,只要你注射进去你就可以活下来……”

听着熟悉的絮絮叨叨,姬子笑了起来。

特斯拉突然噤了声,只见面前的女人刚刚还疲惫不堪伤痕累累,可现在她笑起来,眉目之间熠熠生辉,像是玫瑰染了血之后的娇艳,明媚的夺人心魄。

她听见姬子轻轻的念,声音坚忍决绝。

“那美好的仗我已打完了,当行的路我已行尽了,应守的道我也已守住了。”

特斯拉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又是一个。她想。

在十多年前,那个傻瓜也是同她跳了最后一支舞,在月光下搂着她的腰旋转,旋转,裙摆打开像是鲜花盛放,而他垂眸赞叹,眼里的神色也是这般。

那是自知前路,安然赴死的决绝。

于是她不再劝说什么,只是神色悲悯: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而德丽莎的床边,刚刚榨好的苦瓜汁摆在床头柜上,医护人员轻轻退了出去,为她阖了门。

星光透过玻璃落在少女的脸上,也映亮了苦瓜汁下的纸条。

“自相遇之后,每一夜的星光,都像你。

若此去不归,就当我葬在星海里。”


就像在你的怀抱里。



【写在最后】

是的,咕了八百年的轩轩鸽子终于来写同人了。

我这个人原本不爱姬子的。

只是到了主线最后一章,姬子逆着人流前去赴死,神情决绝而坚忍。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样锋利而又美丽的玫瑰,怎么会有人不爱呢?

于是便想圆满那爱极了喝醉的女子,或许总有人会陪她喝醉,是她心底的星光。虽然她不耽于儿女情长,还是要提着大剑去赴死,星光留在身后,身前不过万丈深渊。

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她留存。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