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离婚律师:婚前忠诚协议中关于房产的约定是否有效?

栏目:美食 来源:衢州汽车网 时间:2019-06-18

关键词:共同财产酌情 折价款 忠诚协议

 

争议焦点:双方在婚前立的婚前协议书是否有效?

 

案件名称:离婚纠纷

审理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3)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382

 

法院观点:婚姻法上的忠实义务,是一种道德上的义务,并非法律上的义务,AB所签订的婚前协议并非真正的财产协议,而是一种忠诚协议,该协议中关于离婚后房产分割的约定不应作为确定双方具体民事权利义务的约定,也不应该作为夫妻财产分割的依据。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女方):A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男方):B

AB201174日登记结婚,双系复婚,双方曾于2003527日登记结婚,后于200895日经上海市长宁区民政局协议离婚。AB20111020日生育一子C。近期双方经常因生活琐事发生争执,致夫妻感情不睦。A曾诉至法院,要求与B离婚,但未获准许。嗣后,AB夫妻感情仍未得到改善。A遂再次诉至法院,要求与B离婚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1.AB20089月经上海市长宁区民政局协议离婚过程中订立离婚协议一份,内容为:“(1)双方婚后无子女,女方未怀孕;(2)双方各自名下财产归各自所有;(3)双方婚后无共同债务。”

2.AB双方于201172日订立婚前协议书一份,内容为:“甲方(B)与乙方(A)双方情投意合,愿共筑爱巢,白头偕老,将于近期履行结婚登记手续。因双方已有一次婚姻破裂的事实,考虑到上次婚姻破裂的具体情况,为防止婚姻再次破裂,现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1)乙方婚前个人名下财产自愿作为婚后共同财产,双方共同共有。(2)如甲乙双方结婚后再次离婚,离婚后财产和债务按如下方式配:(a)乙方个人名下财产归甲方所有;(b)甲乙双方共有财产归甲方所有;(c)甲方个人名下财产归甲方所有;(d)乙方个人名下所欠债务由乙方负责偿还。(3)如甲乙双方结婚后再次离婚,离婚后甲乙双方婚内所生子女的监护和抚养权归甲方。(4)如甲乙双方结婚后再次离婚,离婚时双方同意乙方只带走当季衣服一套,其余乙方个人所用物品都归甲方所有。(5)甲乙双方同意上述协议内容中如有某些条

款或某些部分与国家的法律法规相抵触,协议的其余条款和其余部分仍然有效。”乙方为A,甲方为B,双方在协议上签名。

3.上海市松江区广富林路房屋产权登记为A。其于2007年购置该房,依据合同,A支付首付款170000元,贷款370000元。截至20135月,以该房屋为抵押向银行贷款尚未归还的公积金贷款余额为164367.98元,按揭货款余额为140722.36元。在原审审理中,AB均确认上海市松江区广富林路房屋市值为1000000元。上海市嘉定区嘉松北路房屋产权登记人为B,其于20097月购置该房,依据合同,B支付首付款125893元,贷款470000元。截至20135月,以房屋为抵押向银行尚未归还的公积金贷款余额为262191.11元,按揭贷款余额为148908.68元。在原审审理中,AB均确认上海市嘉定区嘉松北路房屋产权市值为900000元。

 

各方观点

原审判决后,A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称:不同意支付给B房屋折价款,认为A只要支付B房屋折价款2620.34元,故上诉要求改判。B答辩称:不同意A的上诉请求,同意原审判决。故要求驳回A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B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无异议,并提交2013514日凌晨由A发送至B的手机短信,证明A是因为愧对B而在婚前签署了财产协议作为对B的补偿。A认为这非新证据,对短信真实性及内容不予认可,认为当时A因身怀六甲,为结婚不得不签署了婚前协议。

 

法院观点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AB双方在婚前订立的婚前协议书是否有效。法院认为,夫妻可以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财产或者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故该婚前协议中A将其名下的婚前财产自愿作婚后共同财产由AB共同共有的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但该协议又规定,为防止再次离婚而约定离婚后A名下的个人财产和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归B所有,而B名下的财产归A所有,且仅同意A只带走当衣服一套,上述约定系完全剥夺另一方在财产上的权利,有非常严厉的惩罚性质。婚姻法上的忠实义务,是一种道德上的义务,并非法律上的义务,AB所签订的婚前协议并非真正的财产协议,而是一种忠诚协议,该协议中关于离婚后财产分割的约定不应作为确定双方具体民事权利义务的约定,也不应作为夫妻财产分割的依据。关于夫妻共同财产中的不动产分割,上海市松江区广富林路房屋归A所有,根据该房屋市值给予B相应的经济补偿,同样考虑到CA生活,以及A作为女方的照顾等因素。以该房屋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未偿还的余额部分应由A负责偿还;上海市嘉定区嘉松北路房屋归B所有,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还贷支付款项及其相对应的财产争执部分应由BA进行补偿,B以该房屋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未偿还的余额部分亦应由B负责偿还。A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B房屋折价款130000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提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审依据在案事实,认定AB感情已破裂,由此判决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并就婚生子抚养权、探视权、抚养费、夫妻共同财产作出了处理。A就其名下的财产处理有异议,认为其当时订立婚前协时因已身怀六甲,为结婚而被迫签署的,故协议应为无效,其名下的财产因在上次离婚时已归其个人所有,故系争财产作为其个人财产不应在此次离婚中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然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只能说明双方复婚时感情是炙热的,A当时并不存在被胁迫的情况;另根据财产的来源看,二审法院认为其在婚前协议中将自己名下的财产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表示,从常理看更会被理解A是为了消除第一次失败婚姻给双方带来的阴影。故原审认定该部分协议有效并无不当,原审由此在充分考虑照顾女方及子女利益后,酌情判决A给付B相应房产折价款亦无不妥。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

 

律师评析

婚前财产约定在西方国家十分普遍,但和中国的传统婚姻观还是有所冲突的。随着现代社会的不断发展,离婚率也越来越高了,离婚时双方争议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财产问题,而签订婚前财协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将来不必要的财产纠纷

我国法律和司法解释均未明确“婚前财产协议”的概念,我们认为,前财产协议是指男女双方于缔结婚姻前对各自前以及婚后所得财产的归属做出的约定。为了维持婚后感情稳定,防止发生破坏感情的行为,越来越多的新人在婚前签下财产协议。法律也允许当人通过书面约定来处理自己的个人所有财产,只要该约定的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不损害他人财产权益且签订人在签约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因此男女双方可以在结婚前约定婚前财产及婚后各自所得归各自所有,也可以约定婚后财产各自名下归各自所有,还可以像本案当事人那样约定一方的婚前财产婚后共同所有。而婚前财产协议一旦签订,即对双方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均有按照约定履行的义务,若欲撤销或变更需双方协商一致。故本案的婚前协议中A将其名下的婚前财产自愿作为婚后共同财产由AB共同共有的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

《婚姻法》第19条第1款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该规定为婚前协议的法律效力提供了保障,但这能否作为个性化“婚前协议”的法律依据呢?例如,实践中,当事人双方常常会基于某种原因而签订“一方财产全部归另一方所有”的显失公平的财产协议

在我国,夫妻双方的婚前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是有明确法律规定的。即此类协议须与夫妻双方的人身或者财产有密切关系,并且与一般性社会道德和法律规定不相冲突,满足前述条件的夫妻间的财产协议就具有法律效力另,我国《婚姻法》第19条并未强调公平则,这是因为婚前财产协议不是单纯的财产协议,它还具有特定的身份关系属性,故不能简单地套用公平原则

所谓忠诚协议,是指男女双方在婚前或婚后,自愿制定的有关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格守婚姻法所倡导的夫妻之间互相忠实的义务,如果违反,过错方将在经济上对无过错方支付违约金、赔偿金、放弃部分或全部财产的协议。本案中,AB在婚前财产协议中又规定为防止再次离婚而约定离婚后A名下的个人财产和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归B所有,而B名下的财产仍归B所有,且仅同意A只带走当季衣服一套,该约定完全剥夺了A在财产上的权利,其协议的该部分内容在性质上又属于忠诚协议。

司法实践中对于忠诚协议的看法各不相同。有的认为夫妻之间的感情忠诚问题属于道德问题,不属于法律调整的范畴,不应由法律来加以限制,当事人也不宜通过契约加以约束。也有的认为,《婚姻法》第4条规定了夫妻之间相互忠实的义务,只要忠诚协议内容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也不损害他人和社会公共利益,且双方是在自愿基础上签订的,它就符合婚姻法的原则和精神。笔者认为,忠诚协议有效与否不能一概而论,除了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外,具体操作时还应参考其他多方面的因素,如协议内容是否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协议是否进行公证以及当事人一方过错产生的原因等。另外,若执行婚前财产协议会导致一方生活极端困难的,则法院可依据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判决给予其一定的经济帮助。故法院认为该协议中关于离婚后财产分割的约定不应作为确定双方具体民事权利义务的约定,也不应该作为夫妻财产分割的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任何形式的侵权损害都不能通过合同契约加以预定,包括夫妻间的感情伤害。夫妻之间需要的是相互的信任、理解和关爱,婚姻需要双方最大限度地拿出爱心与耐心来共同经营,而不应以一个所谓的“忠诚协议”来拴住对方。但是“忠诚协议”虽不宜大力提倡,它却能为婚姻当事人提供一种追求幸福生活、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思路,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贾江红律师,南京离婚律师,专注婚姻法律理论及实务研究,长期的执业过程中积累了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战经验。曾作为《法治现场》特邀采访律师,《财经广播》点评嘉宾,受到媒体采访报导。

贾江红律师领衔创办了汇家婚姻律师团队,秉承专注、专业、专心的服务宗旨,在案件管理和团队服务模式方面首先提出了采用专业化、标准化、高效化的服务方式,大大提高团队的工作效率,同时也提高了案件胜诉率。汇家律师团队致力于为每一位客户提供高效、优质的婚姻家事法律服务。

律师团队每一位主办律师都熟知诉讼环境,并且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对各种婚姻案件有独到的见解和处理思路,对案件发展方向的把握及诉讼前景的研判具有敏感的预判力。在具体案件办理过程中,善于准确地把握当事人的内心需求,运用专业的法律及心理学知识帮助当事人疏导婚姻中遇到的难题,秉承将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的职业操守和理性解决问题、圆满化解矛盾的原则,尽心尽职地提供给当事人切实可行的纠纷解决方案,在办案中能够妥善处理其间的社会关系,为顺利办案和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创造有利条件。认真、高效、优质的法律服务赢得了当事人的信任与称赞。

咨询电话:18120159729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