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一笔好字能救命

栏目:名著 来源:精彩资讯网 时间:2019-05-09

我大伯是位老教授,每次我写信给他,他在回信末尾都要加上一句:“该练练字啦,你的字就像一纸小爬虫,横七竖八……”于是我的脑子里不害臊地泛出一竹匾蚕宝宝来,也是横七竖八。多年之后,我的字依然毫无长进,写作全凭电脑,十指尖尖,打字如飞,可是我逐渐失去往日那一笔一划写字的能力,像一个久不走路的人,每每写字,步调别扭极不协调,有一天,我在公园见到一位男士,竹竿为笔,一小桶水为墨,以水磨石地为纸,落笔字字刚劲,是狂草,我在一旁看得好生羡慕,见我看得出神,以为是同道之人,他好心递“笔”让我来试试,我哪里有让我那些“小爬虫”登场的勇气,忙笑着谢绝了。

很有勇气的一次是在邮局,我取汇款单,身旁大妈寄家书给她外地读大学的儿子,她没戴老花镜,眼睛看不清,请我帮忙填信封上的地址,我帮着填了,“爬虫”虽然丑陋,因为助人为乐之故,也不觉得丢人。

字的美与丑,与一个人的学识休养和人品不能挂绝对等号,国学大师辜鸿铭的学问了得,但众人的共识是,他的字丑到极点,他在课上书写板书,常常会多一笔或者少一笔,古怪丑陋令人费解。陈昌华说:“我曾亲眼看见他写的‘求己’二字,初看时,我不相信是他写的,他自己署名那个辜字中,十字和口字相离约摸有二三分阔,谁相信这是鼎鼎大名的辜鸿铭先生写的呢?”

但有一笔好字终究是好,可使人颜面生辉,可助事业成功,或许还可以救人一命,张大千读书时,放暑假回家的途中被土匪绑票,土匪要他写信回家索钱赎身,一见他的字,就惊喜叫道:“这娃儿字写得漂亮,我看留他做黑笔师爷好了!”想想看,如果家中无钱再无一笔好字,张大千被撕票也有可能。

我假想过,如果是我,“爬虫”刚现定会被那土匪弹一脑壳,然后怒斥:“你爹娘这么辛苦送你读书,你就写这字?”真可怕。

作者:伊尹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