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在继续

栏目:新闻 来源:海南品牌网 时间:2019-10-15

当我把这些事情,又想了一遍的时候,我最终还是决定把它用文字表述出来。其中的一位班主任在带了我一学期之后,我很少联系。以后,便再也没有联系。

也许我总是胆小,生怕惹事,因此在班级里总不会显得是个调皮捣蛋的学生,而且学习一般,那班主任总不会来讨厌我。

记忆里有人来过

小学六年里应该有过四个班主任,第一个已经忘记,第二个还记着,只是因为记着她拿起拖把棍打一位学生,在打第二下的时候,那个学生吓得弯了一下腿,老师没有打到他的屁股,结果打到旁边一个桌子腿上,把老师的手震麻木了,班主任才收手。当然了,把老师的手震麻只是一种猜测,是那个学生后来告诉我的,是我们猜的。他说,不然他还会挨打。

第三位是四年级班主任,她只带了我们四年级。她教学有方,要求严格,极其认真。母亲一直认为我小学开始认真学习是因为受了她的影响。尽管,我们曾经假期有去看望过她,但是和她之间建立的联系也仅限于那段时间。

去老师办公室吃泡面

第四位小学班主任带我们五年级和六年级毕业。她并没有像第三位班主任那样直接给我的学习上造成多少积极的影响。但是,因为她我第一次和老师有更亲近的接触,让我不再更加惧怕老师。我们有过开玩笑,也有过聊家常,甚至大早上她还没有洗漱好,我们就在她办公室里泡面吃早饭!在初中和高中期间也和另外两位朋友去看望过她几次。尤其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她做饭给我们,我依然记得西红柿炒鸡蛋是第一个被吃完的。

我们三个曾经是她在班级里最喜欢的三个男生。当然,我们并不仅仅是男生中的三个人,而是全班学生中的三个。后来,高中时候她有次去市里学习,联系了我们,我们在一起吃了饭,她还给我们买了许多的零食带回学校。高中毕业后,应该没有再去看望过她。那次吃饭应该是最后一次。尽管我的微信好友里有她,但是很少联系,过年时候会发送条短信问候。于我而言,我并非健谈,是不会在微信里找她聊天,偶尔一下或许也不大可能。我更觉得有机会我们面对面坐着聊天也许会更自然,更舒服。

小学毕业后,我仍在那个镇子上初中,和以前的小学不过相距几百米,但是我很少回去。尽管我知道我的那位班主任还在,如果我去她一定会从办公室出来到校门口然后让看门的大爷打开门,然后带我去她办公室坐坐。我们三个去了不同的地方,而依我的性格我是不大可能主动去老师那坐坐的。

你像我以前的学生

而在那个镇子上初中的一年半,我后来想起,总觉得那是我最单纯的时光。初中三年有过三个班主任,第一个就是在镇子上度过一年半初中的那一个。她和我的第四位班主任姓氏不同,名字一样,她们都来自于同一个县上。后来,我分别在她们面前提到对方,她们都说没怎么见过,见了应该知道。初中的这一位班主任其实对我的印象是我在开学报名时写自己名字,她说我写的名字好看,而且我像她以前一个学生。她当时拨弄头发时所露出的微笑,让我觉得也能更自然地面对这个老师。她是班主任,给我们讲数学。毕竟数学老师在我的印象里,更为严肃。她也是比较严格。当我写到这里时,我回想起我所有的数学老师,几乎都是戴着眼镜,都很严肃。

记得曾经在周末,好几个学生专门到学校给班主任帮忙整理东西,抄笔记。我把一本笔记快写完了,老师问我累吗?还想写吗?要不换一个人写?我说那就换一下吧。结果她换了一个人,又拿了一个新本子,重新写这本东西,她把我写的那本放在了旁边。她说两个人字迹不一样。只是后来,一想到我在快写完一本笔记时候没有继续写完,我总觉得这是在快要到达目的时候的放弃,一直认为这是我的一个缺点。

当时所在的初中,学校是由企业办成,属于职工子弟学校。初二第二学期开学之前,我们已经知道学校办不了初中。因为国家规定减轻企业负担。所有的初二学生也就两个班级60人左右,转学的大概有一半。开学时候,我拿着假期作业去办公室报名,英语老师检查了我的作业,说有几篇作文没有写,我说纸上只留得两行横线,写不下了。老师让我写在旁边空白处。当我拿着作业到教室补写时,我所在的那个班级只剩十几个人,我打电话给母亲说班级没几个人报名了。随后母亲让小舅准备接我到县中学上学。当母亲过来时,我正在办公室给老师交作业,告诉老师说我打算转学。班主任说,转学也好,咋们班也不多人了,那要去我们县上吗?我可以找同事让你去他们学校,那所学校你知道,教学质量挺好的。我说我爸帮我找人回到我们县初中实验班上学。英语老师说如果能进实验班,最好进实验班。班主任也说我最多能把你放进普通班,如果你父亲能找人让你进实验班,这样最好。等母亲来到学校之后,在和老师寒暄了几句,我们便要离开。出办公室门之前,我回头向两位老师点头说谢谢,说再见。这应该算是正式的道别,也确实是极为仓促。

请假条有我签字才算数

后来回到了县中学,遇到了那个只带了我一学期的班主任,她讲英语课。而我最为喜欢英语,比起其他科目,我更擅长英语。这对我来说是极为幸运的一件事。

新的班级,对于我的到来,原本就很拥挤的教室多我一个也差不多,而我只算是一个插班生。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在这个新学校的第二个礼拜,班主任下课后,她回她的房子,路过卖饭的三轮车,所以我们一起走着。她问我,刚来还习惯吗?我说差不多。便没有再说话。一直以来,我是一个老师主动问我,我才会回答的人。如果老师没有说话,我可能就和她这么沉默的走着,直到走到三轮车,她离开为止。老师是想了解我关心我的,便说:“来这生活费还够吗?”

我说,够。

“如果生活费不够了,就找我,有什么事情了也都可以找我。”

“嗯”。

她又指着前面的二层楼房,说她就在上面住着,有事就可以去找她。我说好的,谢谢老师。我们已经走到三轮车旁。老师说:“你吃饭吧,也别总是吃这些东西,吃点其他的!”我回道:知道了,老师。她随即离开,我看着她一直走向楼梯,我买了午饭回了宿舍。

另外一件事是学校需要照片,我刚来这里,有些东西都没有,所以和同学相约中午请假到校外照相。当时住校的学生中午赶在午睡前回宿舍,走读的学生也得离开学校,赶在上课之前必须来,来的早了,校门不会打开。宿舍门在午睡时候也是需要上锁。

请假需要学校统一打印的请假条,我从没有用过。以前请假只是写张字条,老师签字。现在用这样的假条,我以为从班长那里拿到就可以,不用签字。和我同行的同学知道要签字,但是找不到老师,他就让我们直接走吧!结果可想而知,当我们在外面晃悠直到校门打开,来到教室,班主任在门口等我俩。我们不知道,见到班主任就赶紧进教室。被班主任叫住,“你俩过来!你们两个中午不在宿舍,到外面去,有谁给你们请假了!”和我一起的那个同学回答:“没有,我们没找到你,然后没办法,就出去了。”她看向了我。我说,我以为不用签字,拿着这个请假条就可以了。现在想起,突然觉得老师当时会认为我在骗她。而我真的以为有了这个假条就算上请假了。而且我当时有想过应该要签字,但是看着手里的这张假条,这么正式,而且也不是随便就能拿到。

老师让与我一起的同学先进教室,让我留下。我心想,完了,这才刚来这个班级就被老师批评了。结果班主任对我说:“记住了,以后请假只有我签字了才算数,请假条上必须有老师签字,其它科目的老师也可以,但必须让我看到,也要给宿管阿姨看到,记住了吗?”

“老师,对不起,我记住了”。

然后她让我回教室,准备上课,她也在教室待着维持纪律,直到预备铃响,代课老师过来了才离开。

初二升初三,是要换校区。尽管我们都提前几个礼拜知道这件事情,没有想到,初三时候她就成了别人的‘老班’。

Love is giving not receiving.

初三新班主任是个男老师,也给我教英语,我又一次觉得幸运。他讲课风格很随意,并不像其他英语老师那样经常要求听写单词,背课文,纠错等等。他只是要求的不严格。我很喜欢他的这个方式,而部分同学就不满意,因为他们本身英语就是弱项,现在又没有严格的要求,更是担心。但是班主任一定会给大家用他的方式讲明白。尽管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有人不能接受。

初三第二学期,因为要补习,马上要中考了,所以提前收假。有次因为一点问题,被班主任交到他的办公室。我敲门说“报告”。“来来,进。找个地方坐下。”我没有坐下,而是走到他跟前站着。班主任笑呵呵地说:“咋了,还不坐啊?那行,你就站着吧!”当时我并不知道什么事情,吓得我不敢坐,满脑子还在想着认错。

“你知道我叫你什么事?”

“不知道”。

“不知道啊?你看窗子外面的那棵柳树都绿了,春天来了啊!”他指了下窗外远处的那颗柳树。我有点疑惑。

“还不知道啊?这春天来了,动物都有些啥生理反应,你该知道?”班主任笑着诡异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可是谨慎地听着他的言外之意。当然,他说完,我就懂他的意思了!我笑了一下说,知道。

“知道就行。最近这段时间好好学习。有什么事情来找我。你爸还问过我你的情况。”

“嗯!”

“好了,去吧!”

有次下课在教室外面玩耍,刚好下节课是班主任的课,他就提前上到四楼教室把课本放下,在门口抽着烟等着上课铃响。快上课了,他把我叫过去。

“来,过来”,他抽着烟指着我说。

“老师,咋了?”

“给你教句英语。Love is giving not receiving.能理解什么意思吗?”

“能理解”。

刚好上课铃响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进教室,上课吧!”

他带着班级一年时间。和他,和班级有过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

事情没怎么记住。人,我还记着

高中的班主任,我几乎没有近距离,更亲近的接触。当然这部分是我个人的原因。有那么一两次说过话,也只是几句而已。因为想到高中的事情,很少想到班主任,所以有和班主任之间的事情已经忘记。

故事仍在继续

而对于我大学的班主任。我想说,故事还在继续。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