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栏目:新闻 来源:西安之声 时间:2020-01-28

很多人看电影,都是从一份名叫“豆瓣Top250”开始。

我亦不例外。

后来有一天,当我在翻阅这份榜单时,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很多经典高分电影,都会在一个时间点完成汇合:1994。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1994年,仿佛是一段被天使吻过的时间。

许多电影导演,都在这一年交出了他们最负盛名的作品,而这些影片,至今仍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悠悠岁月里的无尽烟尘,难以掩盖这些电影所散发出的光华,就像那群恋旧的人们,永远难以割舍记忆中的感动一般。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25年过去了,这世界仿佛沧桑巨变,又仿佛,丝毫未变。

那些一望无尽的黑暗,仍未完全消逝。

那些身处绝境的人们,依旧渴求希望。

《肖申克救赎》

在你的微信好友列表里,一定有人用这张海报做头像: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迎着瓢泼大雨,沐浴自由之光。

海报将一瞬间的感动永久定格,而这场大雨洗刷的,不仅是安迪身上的泥污,更是时代的冤屈和人性的枷锁。

一座肖申克监狱,喻指着1994年美国的社会现状,人性贪婪,权欲熏天,法制缺位。

安迪的逃亡,则是对现代性罪恶的对抗,对人性奴役的推翻。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好友瑞德告诉安迪:“希望是没用的,甚至能让人发疯,就像自杀的老布,他就是例子。”

但安迪在后来的信中告诉瑞德:“希望是人最美好的、最善良的品质,只要不放弃,希望就在前面。”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翌年的奥斯卡,《肖申克的救赎》揽获了7项提名,最终却颗粒无数,完完全全的“输”给了竞争对手《阿甘正传》。

但时间却在不断证明着,《肖申克的救赎》中蕴含着那激励人心的不凡价值。

愈是陷入困境,它给予人们内心的希望,就愈是如金子般珍贵。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肖申克的救赎》排名豆瓣评分第一


《阿甘正传》

我接着1995年的第67届的奥斯卡说起。

《阿甘正传》在那届颁奖典礼上,狂收13项提名,最终中得6项大奖。

如果说《肖申克的救赎》是对现代悲剧的抵抗,那么《阿甘正传》则是坠入梦幻的长诗。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片中阿甘一直努力奔跑的意象,亦是对生活中平凡个体的真实写照。

人生,不就是一场长跑吗?

《阿甘正传》为许多人提供精神力量的来源,就像那句广为人知的台词:

“人生就像一盒各式各样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将是哪颗。”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影片结束时,小福雷斯·甘如其父亲一般,看着同一本故事书,乘坐同一辆校车,遇见同一个女司机。

也许他还会经历同样的痛苦与忧愁,体味同样的欢笑与失去,也许还要跑同样的路。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风中飘零的那片小小羽毛,就像每个人如浮萍般的命运。

我们不知,下一刻风从何处来,也不知,下一刻我们要何处去。

我们只知道,生命会周而复始的轮回,就从头飘到尾那只羽毛一样,从始至终不歇的飘荡……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这个杀手不太冷》


吕克·贝松在《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刻意的强调“复杂”的主题。

杀手里昂,他是复杂的。

告别007式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生活中的里昂木讷迟钝,这个杀手不仅不太冷,还透露出些许可爱。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马蒂尔达,她是复杂的。

出场时,她拿着香烟,脸上带着伤痕,短靴配以一双印花丝袜,超越年龄的成熟装扮,表现出她的叛逆和与众不同。

反派斯丹,也是复杂的。

他既是毒贩,又是警察,他杀人如麻,生性残暴,却又是喜欢艺术的偏执狂。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影片的类型,是复杂的。

枪战、警匪、复仇等类型元素,都被导演用法国人的浪漫情调所包裹。

玛蒂尔达与里昂的感情,更是复杂的。

他们是相依为命的朋友,是亡命天涯的知己,也是惺惺相惜的恋人。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导演吕克·贝松说:“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12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

《低俗小说》

对于初次接触非线性叙事影片的观众来说,在观看《低俗小说》后,他们内心的感受一定是:“原来电影还可以这样拍。”

《低俗小说》将情节的碎片进行重组、拼贴,在去中心化的主题构建中,彰显狂欢化的叙事模式。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让·鲍德里亚曾经这样评价后现代主义:“玩弄碎片,这就是后现代。”

毫无疑问,昆汀·塔伦蒂诺就是一位“玩弄碎片”的高手,他在强烈的个人影像风格中,拆解了好莱坞电影批量式、模式化的创作方式。

1994年,《低俗小说》最终获得第4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活着》

同一届戛纳电影节。

张艺谋导演的《活着》,斩获三奖:评审团大奖、最佳男演员奖、人道精神奖。

很多人都说,《活着》是张艺谋最好的作品。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张艺谋用一位电影导演的悲悯情怀,重新审视中国历史浪潮中的风云变幻,而展现在小人物身上的离合悲欢,更是时代的无声诉说。

“小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牛长大了就是共产主义了。”

活着,简简单单两个字,包含着无穷深意。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饮食男女》

“饮食”,指的是文化和性,而“男女”则是众生你我。

“饮食男女”指的就是在充斥着欲望的大众文化背景下,人们普遍的生活状态。

作为一名吃货,我最喜欢的李安电影,就是这部《饮食男女》。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一个家庭的聚合离散,在一次次家宴中悄然生变,朱家成员的结构变化,其实更是整个台湾社会结构的变迁。

老朱说:人心粗了,吃的再精也没什么意思。

从传统到现代,从坚守到融合,在时代前进的浪潮之中,李安敏锐的捕捉到了现代中国人的每一根脆弱神经,并用一个家庭的聚散变迁完成细致描摹。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中国电影圈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那些牛X的导演,往往都是出道即巅峰。

《阳光灿烂的日子》,改编自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也是姜文的电影处女作。

后来我细想想,为什么那个年代能拍出那么多牛B 的作品?

答案似乎只能是,时代。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80年代前的中国,发生了太多故事,等这群人晃过神来,满脑子里想的,还是那些“忘不掉的事儿”。

反思情结。

便成了那一代人搞文学、电影创作中,永远难以规避的主题。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马小军的个人青春史,其实就是那一代中国男性成长的青春演绎。

影片充满了反叛和幻灭的气息,而这,也正是那一代人青春记忆的真实刻画。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重庆森林》

「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王家卫善于用镜头捕捉后现代语境下的香港,并以此反映香港人的生存状态,《重庆森林》便是他的代表作。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越孤独的人,越容易看懂王家卫。

哪里的人最孤独?

都市丛林中,困在黑夜里的那种人最孤独。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1994年,还诞生了许许多多的经典电影,如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同样是在这一年上映。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迪士尼的经典动画长片《狮子王》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红》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布拉德·皮特主演的壮阔西部史诗《燃情岁月》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蒂姆·伯顿和约翰尼·德普联手奉献的经典《艾德·伍德》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阵容颜值开挂的《夜访吸血鬼》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金·凯瑞的奇幻喜剧《变相怪杰》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这一年,周星驰的无厘头巅峰之作《大话西游》拍摄完成。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这一年,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在美国公映收获票房522万美元,创造了中国内地文艺片的票房纪录。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这一年,周润发的《赌神2》夺得香港票房冠军,成龙的《醉拳2》名列第二。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除了电影,帮我们雕刻记忆的,还有音乐。

1994年春天,魔岩唱片同时推出了三张专辑:窦唯的《黑梦》、何勇的《垃圾场》和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魔岩三杰


1994年4月4日,美国摇滚乐队涅槃(NIRVANA)的主唱科特·柯本自杀身亡,年仅27岁,而乐队也因此解散。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这一年,崔健发行专辑《红旗下的蛋》;郑钧发表专辑《赤裸裸》。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1994年,王菲连发4张专辑。

《我愿意》、《执迷不悔》、《梦中人》、《天空》、《棋子》、《矜持》等金曲,均于此诞生。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这一年,校园民谣开始出现。

随着《同桌的你》的传唱,高晓松和老狼开始为人们所熟知。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1994年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颁给了凯文·卡特的《饥饿的苏丹》。

一个苏丹女童,即将饿毙跪倒在地,而秃鹫正在女孩后方不远处,虎视眈眈,等候猎食女孩。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饥饿的苏丹》这张照片在《纽约时报》发表后激起强烈反响。

一方面引起了国际舆论对苏丹饥荒和苏丹内乱的关注,另一方面,不少人谴责卡特残忍,没有放下相机去救小女孩。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凯文·卡特


就在获得普利策奖2个月后,凯文·卡特在汽车中自杀。

人们在他的座位上找到一张纸条:“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

就这样,25年过去了。

这个世界的科技日新月异,但“文明的战争”依然持续。

陪伴每个人坚持走下去的,或许那些影片中的一句台词,一个镜头,又或是一首歌,一句歌词。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那里有梦想与希望的孕育,也有后现代的解构与狂欢。

那里有承托希冀的理想萌芽,也有关于生命的终极解答。

1994,一个无与伦比的年份。

很多年后。


人们再也找不到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年份,可以同时定格那么多精彩的故事。

他叫1994,既梦幻,又厚重。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