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栏目:有声 来源:江浙资讯 时间:2020-02-11

热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不仅塑造了盛家三个不同性格的姐妹的形象,还塑造了一批奴婢女使的形象,让这些小人物也活灵活现。剧中蠢笨的小桃、漂亮的丹橘、忠心的不为、有手艺的冬荣,不一而足。他们的命运也不尽相同,跟着明兰的小桃、丹橘都有了好的归宿,跟着老太太的房妈妈更被明兰当作典型去劝说英国公的女儿张桂芬;跟在林小娘和墨兰身边的下人就惨了,雪娘被打残,露种、云栽被打死,跟着小公爷齐衡的不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为了替齐衡保守秘密被平宁郡主活活打死,另一个没有出场也没有名字的女使因为长得像明兰也被平宁郡主活活打死。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剧中受到死亡威胁的下人则更多,比如被看作好人的硬核奶奶盛老太太就威胁过小桃,让她保守秘密不准说出小公爷让平宁郡主提亲之事,否则就打死他。其他的下人也有很多受到过类似威胁的。

可能下人做的不如意,但他们的命就不是人命了吗?盛家是清流人家,平宁郡主是皇亲贵胄,难道就可以随意的打死下人不用负法律责任吗,也不怕被人弹劾吗?

其实,人人平等是文明社会的表现,在中国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漫长发展过程中也是逐渐朝人人平等的方向发展的。考古发现商朝的墓葬大量存在人殉的现象,在祭祀中也大量的屠杀奴隶,但到了春秋时期,人们开始反思这种现象,有识之士开始认为人殉"非礼",不合乎礼节。如《诗经·黄鸟》就是春秋时期时秦人讽刺秦穆公以人殉葬,为子车氏三子:奄息、仲行、针虎的命运感到惋伤的诗。春秋时期还有刑不上大夫之说,可见当时的法律也是不平等的,对贵族是没有约束力的。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后来秦末,楚汉战争期间,萧何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第一次把人看作平等的主体,获得了百姓的拥护,但是帝国建立后有大量沿用秦朝的律法,走了回头路。

秦汉之际,地主阶级兴起,原来的奴隶也就变成了奴婢,是社会中身份最低贱的人,同牛马、田宅、器物一样是主人的财产,主人可以任意役使、打骂、赠送和买卖。但法律限制随意杀害奴婢,要杀须报官获准,称为"谒杀",在秦和汉初都实行这条法令。但是仍然存在私杀奴婢现象,甚至用奴婢来殉葬的现象。随着不事生产的奴婢的增加又不免加重了广大农民的负担,后来有识之士比如董仲舒在武帝时曾主张除去对奴婢专杀之威,东汉光武帝下诏说:"天地之性人为贵。其杀奴婢,不得减罪。"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常被大家认为是穿越者的王莽,就因为自己的二儿子王获杀死了奴仆,逼他自杀给奴仆偿命。假如当时的法律没有打死奴仆相关的律条或者当时的舆论也支持随意打死奴仆,王莽又何必这么做呢?当然王莽还是主张限制奴婢数量的,他称帝后曾企图冻结奴婢买卖和向奴主重征奴婢口钱一人三千六百的办法来限制奴婢数量。

从汉到唐朝中期的一千年中对待奴婢的态度是差不多的,而且随着门阀制度的盛行,世家贵族对奴婢的控制力得到了加强,又多了一种和奴婢地位差不多的人:部曲。《唐律疏议》卷十七: "奴婢、部曲身系于主" ,又说:"部曲、奴婢,是为家仆"。也就是说奴婢、部曲的人身权属于主人,没有独立户籍,都是家仆。

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讲,这些朝代都是禁止私自处死奴婢的。如《唐律疏》中:"诸奴婢有罪,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杖一百。无罪而杀者,徒一年" 。奴婢即使有罪也要送至官府处置,主人不请示官府就私自杀死奴婢是要被打一百下板子的,如果奴婢无罪被主人打死,主人要被判一年徒刑。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我们熟知的曾经写下"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诗句的女诗人鱼玄机,虽然出家为道士,依然想着不负仙师不负卿。她怀疑自己的漂亮婢女绿翘对自己的相好有意思,于是吃醋,私下把绿翘打死,怕别人发现把死人掩埋了起来。可是还是被别人知道了,并报了官,最后官府判下来,竟然是死刑,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大概是当时处于晚唐乱世用重典。也可以看出私自杀死奴婢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总之唐朝以前,奴婢大多是贱民,没有独立的户籍,只能依附于主人。随着唐朝灭亡,世家大族的门阀解体,到宋朝奴婢开始多元化,一部分还是原来的贱民,一部分为良人,并且随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良人占比也越来越多。宋真宗曾以"今之僮使,本佣雇良民",而禁止私黥之。所以宋代奴婢制度是建立在雇佣契约的基础上,雇主与奴婢签订雇佣契约,约定雇佣年限和雇佣报酬,这形成了宋代奴婢的主要来源,也是宋代奴婢制度的最独特之处。

当然这时的奴婢虽然大多已经为良人,但地位并不高,因此宋朝曾经发布诏令:今后宗室雇女使,不得雇同姓,违者降娶同姓妻罪一等。皇帝也觉得自家本姓为奴作婢丢脸面,因此禁止宗室雇佣同姓人为奴婢,那民间就更不敢雇佣赵姓人了。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这样宋初以来一直借用唐律作为法律的宋朝,为了适应行的形式开始了对雇佣奴婢的立法,《文献通考》卷11《户口考·奴婢》载: (天禧三年)大理寺言:按律,诸奴婢有罪,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杖一百;无罪而杀者,徒一年。又条,诸主殴部曲至死者,徒一年;故杀者,加一等。其有愆犯决罚至死及过失杀者,勿论。自今人家佣赁,当明设要契,及五年,主因过殴决至死者,欲望加部曲一等,但不以愆犯而杀者,减常人一等,如过失杀者,勿论。

虽然根据这个律条被长期雇佣的奴婢法律地位比作为贱民的奴婢以及部曲都有所提高,但是仍然低于正常人,但不管怎么样主人是不能随意杀死奴婢的。所以剧中的盛家也好,平宁郡主也好,都是没有报官而私自打死下人这要犯法的。所不同的是盛家没有把事情张杨出去,而平宁郡主就是为了让人知道才打死女使和不为的,把消息传的整个汴京都知道。即使下人不敢去告发他们,朝臣的弹劾也会让他们受不了的。如宋仁宗时的宰相陈执中因宠妾打死了奴婢,而被弹劾,《宋史·陈执中传》记载如下: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久之,嬖妾笞小婢出外舍死,御史赵抃列八事奏劾执中,欧阳修亦言之。至和三年春,旱,谏官范镇言:"执中为相,不病而家居。陛下欲弭灾变,宜速退执中,以快中外之望。"既而御史中丞孙抃与其属郭申锡、毋湜、范师道、赵抃请合班论奏,诏令轮日入对,卒罢执中为镇海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判亳州。

宰相陈执中的嬖妾阿张捶挞女奴迎儿致死,在官场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当时,朝廷上下,开封府内外,"道路喧腾"。欧阳修、赵忭等纷纷上书弹劾陈执中。赵忭指责陈执中"违朝廷之法,立私门之威",要求格凶手阿张"擒付所司,以正典刑"。甚至有人说,陈执中也该杀。一直到他死了,礼官还要说他前事不正,不配享有谥号的光荣。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所以,剧中盛家、平宁郡主的做法是违法的,即使没人告发,也会言官的靶子。而且剧中明兰连赶走小秦氏送来的奴婢都颇费心思,就是担心会落个苛责老仆的名声。明兰、盛纮等人提到康王氏时也说盛家这几年给她收拾烂摊子不少,经她手的人命就有好几条,可见他们也知道私自打死仆人是违法的,所以盛家作为清流人家打死肯定是不应该的。

知否:盛家打死露种云栽,平宁郡主打死不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